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民族精神网 >> 文章 >> 中华英雄 >> 军事家 >> 正文  
  1980年,黄克诚发表长篇讲话:要用正确的态度认识和评价毛主席       
1980年,黄克诚发表长篇讲话:要用正确的态度认识和评价毛主席
[ 作者:佚名    转贴自:网络    点击数:205    更新时间:2022-01-05    文章录入:admin ]

 

 

19801126日早晨,中纪委常务书记黄克诚吩咐秘书丛树品:“树品,你给鹤寿同志打电话,我要去参加会议并讲话。”

丛树品吃惊地问:“黄老,现在吗?”

黄克诚点点头:“就现在!”

丛树品有些担忧地问:“黄老,您最近一直没有休息好,您的身体能吃得消吗?”

黄克诚斩钉截铁地说:“没问题,我必须去。”

丛树品不再说话,赶紧给中纪委副书记王鹤寿打电话,告诉他黄克诚要参加会议并讲话。

王鹤寿放下电话立即通知会务组调整会议议程,安排黄克诚在上午讲话。

黄克诚为什么要突然决定参加会议?他要在会议上讲什么呢?

进入1980年之后,黄克诚身体比较虚弱。不少老部下都劝他到南方休养一段时间,都被黄克诚婉言拒绝了,他不愿兴师动众,更不愿意让国家花钱。

在陈云同志的劝说下,黄克诚才服从命令到玉泉山休养。在玉泉山黄克诚也闲不住,前来看望他,向他反映情况的人丝毫没有减少。

连李先念、徐向前等人也一起来到玉泉山探望黄克诚。唠了一会闲话之后,大家谈到了当前的形势。

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的李先念说:“黄老,我现在是喜忧参半。改革开放这几年,政策活了,经济上去了,民主空气也浓了,党风也好转了,只是现在思想有些混乱。有人公开要否定党的领导,否定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实在是令人担忧啊!”

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的徐向前也开口了:“更令人担忧的是,在党内也有这种倾向,争论得比较厉害。再这样下去,势必会造成思想混乱。”

黄克诚接着说:“最近我也听到不少议论。但是我们这代人对毛主席的感情,是超越个人恩怨的。毛泽东思想这面旗子千万不能丢啊!”

李先念握着黄克诚的手说:“黄老,现在社会上有些人竟然敢攻击毛主席,歪曲毛主席,太不像话了!您该出来讲讲话啊!”

黄克诚不解地问道:“你们在一线工作,为什么不讲话?”

李先念回答道:“黄老,我们是应该讲,我们也一定会讲。但是您讲和我们讲不一样啊,您是挨整最厉害的,您还是我们党内难得的敢讲真话的人,您讲话最有说服力!”

黄克诚点点头:“说实话,我最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党风问题、思想问题由来已久,不是短时期可以完全解决的。但否定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这件事,对我们党来说太重大了,拖不得!对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一定要有正确的评价,绝对不能忘记党的历史,绝对不能否定毛主席的历史功绩!我们这些老家伙确实不能再沉默了。你们容我再想想,我要把这个事情想明白,想透。你们放心,我眼瞎了,心还没瞎!”

李先念高兴地说:“我们就知道,黄老绝对会当仁不让,您绝不会做历史的旁观者。”

在玉泉山休养的黄克诚,脑子一刻也没有停下来。他一直在思考正确评价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这个问题,他越来越焦虑了,经常失眠,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过度的焦虑,导致黄克诚仅存的一点视力也丧失了,他彻底失明了。黄克诚被紧急到解放军总医院眼科检查治疗,不过医生也是束手无策,无能为力了。

彻底失明的黄克诚开始变得沉默了。

19808月,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接受了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的专访,就如何评价毛主席这个问题,邓小平说:“毛主席一生中大部分时间是做了非常好的事情的,他多次从危机中把党和国家挽救过来。没有毛主席,至少我们中国人民还要在黑暗中摸索更长的时间。”

“我们不但要把毛主席的像永远挂在天安门前,作为我们国家的象征,要把毛主席作为我们党和国家的缔造者来纪念,而且还要坚持毛泽东思想。”

1980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组织全党4000多名高级干部讨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草案),这就是有名的“四千人大会”。

这是一场规模空前的大讨论,讨论持续了一个多月。讨论的热点和焦点就是对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评价。

1025日,邓小平找胡乔木等人谈话,他坚定地表示:“不提毛泽东思想,对毛泽东同志的功过评价不恰当,老工人通不过,土改时候的贫下中农通不过,同他们相联系的一大批干部也通不过。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掉了这个旗帜,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光辉历史。”

黄克诚也拿到了讨论简报,秘书读完之后,又向他汇报了现场的情况。黄克诚没有想到四千人大会会吵得那么激烈。

黄克诚怒不可遏地说:“岂有此理!我看,我们有些高级干部完全忘记了党的历史,也忘记了自己的历史。要知道,有些干部参加革命前,穷得连衣服都穿不上,是放下了讨饭棍子参加革命的。我们中国革命遭受了那么多挫折,如果没有毛主席,胜利能这么快吗?毛主席是有错误,但绝不能因此否定他的伟大历史功勋和人格!有些人受了点委屈,有怨气可以理解,但不能胡说八道,不能头脑发昏!”

事关重大,嫉恶如仇的黄克诚再也不愿意在医院待下去了,他要提前出院,他要回到玉泉山,谢绝一切来访,安安静静地思考一些问题。

在夫人唐棣华的支持下,黄克诚从医院提前回到了玉泉山。回到玉泉山之后,黄克诚更加沉默了,他每天除了让丛树品给他读报,剩下的大量时间黄克诚都用来思考。因为用脑过度,他只能靠安眠药来保证必要的睡眠。

1114日,中央纪委贯彻《准则》第三次座谈会在京西宾馆小礼堂召开,预计会期半个月。会议由王鹤寿主持,各省区市的纪委书记、中央各部委的纪检负责同志共1000多人参加会议。

会议原来准备请黄克诚参加并发表讲话,但黄克诚因为病还没好利索,再加上他还要闭关思考,所以他请了病假。

会议开到22日,黄克诚仍然没有准备去参加会议。他还在一直苦苦进行着自己的独立思考。他失眠得更厉害了,但他的思考也越来越趋于成熟了。

经过三天三夜的连续思考之后,1126日早晨黄克诚决定去参加会议并发表讲话。

黄克诚简要地向丛树品讲述了自己要讲的内容,让他大概记一下,吩咐他在自己讲话卡壳时提醒一下自己。

26日上午,黄克诚戴着墨镜,在丛树品的搀扶下来到会场,走向主席台。

王鹤寿等主席台上的人都站了起来,鼓掌欢迎,向黄克诚表达敬意,台下也立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主持会议的王鹤寿朝台下挥挥手,待掌声小了点之后,他大声宣布:“同志们,现在请中纪委常务书记黄克诚同志讲话。”

黄克诚伸手摸住话筒,开始说话:“同志们,我身体不好,联系干部和群众也少,本来不准备参加会议也没有准备讲话。但是有些话我不能不讲,所以我要在今天的会议上先向同志们讲讲。首先我要讲讲对毛主席的态度问题。”

会场下一阵躁动。对毛主席的态度问题是当时最敏感的话题,也是最重大的政治问题,全国上下都很关心这个问题。大家都知道黄克诚早在在庐山会议上就被打倒了,前不久才刚刚彻底平反。所以大家都想知道黄克诚今天会怎么讲,他会不会发泄对毛主席的不满?

就在大家小声嘀咕的时候,黄克诚又开始说话了:“对毛主席的态度问题,我想了很久。我是一名老共产党员,所以我有责任在这里讲讲这个问题。我的讲话,有的同志听了可能不痛快,还得请他们谅解。”

大家都竖起耳朵、屏着呼吸,开始认真听黄克诚的讲话。

黄克诚一口气讲了两个半小时。他讲了毛主席的丰功伟绩,还讲了毛主席晚年的错误,也分析了毛主席犯错误的原因,最后讲了要用正确的态度来评价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重大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黄克诚的讲话史实清晰,逻辑严谨,公正大气。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黄克诚双目失明,讲话没有稿子,也没有提纲,但是在两个半小时中他没有丝毫的卡壳。丛树品坐在他的身后,本来是准备在他卡壳时随时提醒他的,可是自始至终丛树品没有提醒一个字。

黄克诚最后说:“我的话可能对某些同志是逆耳之言。请同志们细心考虑一下,是不是有几分道理。”

黄克诚的湖南口音有点重,再加上他讲的又是最敏感的话题,所以他讲话时,全场都全神贯注,鸦雀无声,大家都唯恐漏掉几个字。

黄克诚讲完之后,全场立即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黄克诚在丛树品搀扶下离开主席台时,全场起立鼓掌,恭恭敬敬地目送他离开会场。

2天后,即1128日上午,黄克诚又在会上讲了党风问题。

中央纪委指定专人把黄克诚的讲话录音进行了整理。整理之后,黄克诚又逐字逐句听了几遍,反复斟酌了全文。

198124日,经中央批准,讲话全文在中纪委刊物《党风与党纪》第2期发表。

《人民日报》把黄克诚19801126日、28日的讲话加上按语和标题,于1981228日发表。但《人民日报》删去了评价毛主席的内容,理由是这个问题中央还在讨论,不能急于下结论。

黄克诚让秘书把评价毛主席的讲话原文送到了总政治部副主任华楠手中,说明全稿分三个部分,第二、三部分《人民日报》已经发表,第一部分是关于毛主席的评价,他们没有发表,请华楠看看能不能在《解放军报》上发表。

华楠看了讲话以后,非常激动地说:“这篇讲话内容翔实,情真意切,站的高看的远,说服力很强,又特别符合小平同志的讲话精神!”

华楠立即向总政治部主任韦国清作了汇报,并征求了《解放军报》主要领导的意见,大家一致同意在《解放军报》发表。

华楠赶到玉泉山,把情况向黄克诚进行了汇报。黄克诚表态说:“这个问题关系重大,请你们报告小平同志批准后再发表。”

1981327日,韦国清、华楠等人在向邓小平汇报工作时,把黄克诚的讲话呈送给了邓小平。邓小平看了之后,同意发表,并指示由长期担任毛主席秘书,有“党内一支笔”称号,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胡乔木帮着看一下,做一些文字上的润色。

胡乔木对黄克诚的讲话进行了认真的审读,对个别文字做了修改,加上了总标题和小标题,还加上了一段关于西安事变的话。

华楠拿到胡乔木的修改稿后,又来到黄克诚家里,征求意见。

黄克诚仔细听完之后,表示满意,但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修改稿把毛主席都改称毛泽东同志,我不习惯,从感情上也过不去,还是称毛主席好!”

华楠听了之后,把讲话稿中“毛泽东同志”又改回“毛主席”。

1981410日,《解放军报》以《关于对毛主席评价和毛泽东思想的态度问题》为题,发表了黄克诚的这篇讲话。

1981411日,新华社发了通稿,《人民日报》和全国各大报纸都予以转载。

黄克诚的讲话在全国引起了极大反响,广大党员和群众都争相阅读,许多单位都组织了学习。

受文章字数限制,我给朋友们分享黄克诚讲话中的小标题如下:

在创建红军时期,毛主席为党和人民建立了不朽功勋;

中国丢掉毛泽东思想会碰得头破血流;

红军能够粉碎敌人的第一、二、三次“围剿”,首先是由于毛主席的正确决策;

排斥了毛主席的领导,革命就受到重大损失;

毛主席在危机中挽救了革命,领导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

要从十亿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以正确的态度来评价毛主席;

近代中国的历史证明,只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才能救中国。

黄克诚蒙冤18年才复出,他不计个人恩怨,不计安危,凭良心讲真话,公正地评价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壮举。

黄克诚的勇气无人能及,黄克诚的胸怀无人能及,黄克诚的远见无人能及,黄克诚的境界无人能及。

永远缅怀胸怀坦荡,刚正不阿,坚持真理,实事求是的黄克诚同志。

 

  • 上一篇文章: 彭德怀在“大跃进”期间一次视察活动

  • 下一篇文章: 为“幸存者”黄克诚作传:九上九下而未悔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钱穆谈人生三境界[290]

  • 雷海宗的留学岁月[196]

  • 雷海宗:一代史学大师,声…[215]

  • 雷海宗:中外的春秋时代[165]

  • 史学家雷海宗:学贯中西的…[176]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钱穆谈人生三境界[290]

  • 雷海宗的留学岁月[196]

  • 雷海宗:一代史学大师,声…[215]

  • 雷海宗:中外的春秋时代[165]

  • 史学家雷海宗:学贯中西的…[176]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  中华民族精神网
        站长:谢昭武 QQ:3148778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