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民族精神网 >> 文章 >> 民族精神 >> 缺点教训 >> 民族之弱点 >> 正文  
  论奴性之于中国式的成功         
论奴性之于中国式的成功
[ 作者:许锡良    转贴自:凤凰博报    点击数:879    更新时间:2010-04-11    文章录入:admin ]

 

 

人类所有的成功,都是相对于一个社会的文化制度所定的规则的结果。不同的国度,不同的时代,成功的条件是不同的。爱因斯坦式的成功发现,是那种文化价值标准下的产物。魏忠贤式的九千岁只会出现在中国明朝那样的皇帝太监文化下。今天美国的总统在中国也许做不好一个小学校长,原因很简单,中国小学校长常常所必须具备的素质中有一条是美国总统所无法达到,那就是无条件地对上级听话服从式的奴性与应付检查时的造假能力,他们的总统常常是难以达到中国所要求的标准。在今天一个在中国走投无路的人一旦到了另一种环境,常常表现出超常的才能。一个中国人在美国是一条龙,三个中国人在中国就成为一条虫。在中国的古代,要想做一个优秀的太监的第一规则就是必须进行阉割,然后才会有入场券。同样,在专制文化里,人的成功第一重要的素质就是要有丰满而充沛的奴性。

我突然十分悲哀地发现,在中国文化中人们不仅无法摆脱奴性,而且甚至可以说“奴性”就是在中国环境中取得成功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每个中国人骨子里都有那么一点或多或少的奴性,只要条件成熟,只要情势所需,就容易走这条路。其实,一个社会只要人们还没有可能摆脱依附性,只要一个社会的选拔方式仍然是赞助式的提拔与权威的提携,只要权力没有得到有效的束缚与监督,权力没有被关进铁笼子里,总之,只要还是人治社会,那么奴性就是必然的而且是生存于这个社会不被边缘化所必须的。这不会因为国家、民族、时代的不同而不同,更不会因地域与文化的不同而不同。只要这些条件存在,就无法避免,这与个人的修养的关系似乎也不是很大。在专制社会,奴性就是国民性中最根本的特征,也是最重要的生存法宝。其教育培养出来的所谓好学生,最重要的素质也就是奴性,而且其教育目的其实也就是在打造具有奴性的人,一切成功教育的法宝都是在成功打造了大面积的具有奴性的人,成功的教育工作者常常也在这一点上显示功夫。崇拜权威,依附权贵,佩戴领袖像章的浓厚情结,给领导写信邀功请赏等等,都无不深深地流露出这种强烈的奴性欲望。说奴性自然是不好听的,但是如果换成“忠诚”、“坚贞”、“服从”等词,大家就容易接受了。

奴性表面看来,似乎真是“忠诚”、“坚贞”与“服从”之类,其实远不是这么一回事。人不是不要忠诚、坚贞与服从,而关键是忠诚什么,对什么坚贞,然后又服从于什么。如果一个人忠于自己的正当职业,忠于自己的生活信念,忠于自己的职业尊严,服从于人类自然良性的法则,并且在自己的岗位上十分敬业地做服务于人的工作,这样的忠诚不但需要,而且很有必要,是一个人生活于社会的根本,也是得到别人尊重的前提。再比如,像亚里斯多德说的,他服从人类的美好德性,以及康德说的,他服从宇宙迷人的星空与自己内心的道德律令,和霍布斯说的,他服从人类的自然法则,对这些的“服从”,甚至“忠诚”就与所谓的奴性毫无关联,而且正是这些才是奴性的反面。

奴性,其实就是鲁迅所说的“狼性”与“羊性”在同一人身上的有机组合。奴性,遇强为羊,遇弱则为狼。有奴性的人有时表面也很温顺,也很服从,甚至也很温柔敦厚,具有明显的“羊性”。但是,从根子上说,他们这样状况的出现,只会出现在势力、权威、特殊利益,甚至暴力面前。这些东西是他的态度与行动的法则,只是在这些东西面前他们是温顺的、服从、温柔的。相反,他们在这里表现的温顺与服从,目的是要从他处补偿回来的。也就是奴性必然还具有“狼性”,如果只是一味地温驯与服从,那么这还不算是奴性,甚至可以说这是善良与厚道的表现,也可能是软弱无用的表现。但是充满奴性的人必定还有“狼性”的一面,有狼的残酷的一面。而这一面必定是目的,而且可能是数倍百倍于他表现出来的“羊性”。在专制社会里,一个人的奴性常常只要向一个人,最多向少数人表示就可以了。但是他的“狼性”却是要向上万在他之下的人们面前展示出来的,而且这也是他忍受“羊性”的最终目的。狼性,有时也称为“匪气”,是一个人在专制社会里有没有成功可能的重要素质。因此,个人的成功常常就是他身上“奴性”巧妙把握。向权威表示“羊性”宣示效忠,向弱势一族展示其威风与残忍,以显示其终极目的。如果发展得激烈的时候,就是形成了整个社会的“与人斗其乐无穷”,整个社会都是一部绞肉机。这里有一种无可扼制的扩张的力量,也就是不是升迁,就是死亡,就是牺牲品,常常表现出你死我活的气氛。你如果不是比别人爬得更快一些,那么你就可能要垫在别人的脚下,但是脚下是什么呢?就是飞速转动的绞肉刀片。求生存求发达的本能欲望,使人们拼命地往上爬。每一个人的成功方式都是一样的,而每一个成功的人命运也是大同小异的。即以剃人头的方式“成功”,以被人剃的方式“失败”。昨天剃人头者,今天或者明天人亦剃其头。你方演罢,我登台,世代轮回,流水的专制朝代,铁打的奴性规则。中国的“文革”这样的社会现象,只会出现在一个充满奴性的社会,且由充满奴性的国民来完成。而不可能会出现在公民社会,更不可能由公民来完成。

奴性并不仅仅表现在官场,而且可以说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只不过以官场表现最为集中、最为典型。即使是做点学问,做一个教育工作者,只要有抱负与欲望,都莫不如此。既定权威是绕不过去的,提拔与提携是少不了的。但是,这些并不是你要有多大的学术成就或者学术天赋,而最重要的只是你身上的奴性是否完满,或者经得起考验。在最需要保持独立人格与独立思考的地方,其实一样是没有这种独立的可能性,除非你一开始就自认自己是没有前途的,并且心甘情愿地充当一个“失败者”,自己甘愿将自己沉入井底,然后被完全边缘化,甚至被社会淘汰。独立与自由,是在这种社会下最需要付出代价,而且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许多人不相信这一点,在掌握权力之前,他们正直、善良、充满正义感与远大的抱负,他们雄心勃勃,想做一翻大事业。相信自己就是特殊材料做的,自己一定能够比别人做得好。但是,他们怎样才能够进入这个权力圈,特别是占据一个属于自己的领地呢?于是,他不甘心于做边缘人物,要拼命往权力的核心地带挤,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学术才华、天赋、见识、创造及学术研究成果的大小,甚至担当责任的能力与勇气,都是次要的,甚至是完全不重要的,真正能够起作用的就是他的奴性。只能在权贵面前低眉顺眼,百依百顺,这里没有什么真理,更没有什么绝对不可更改的东西,也就是面对权贵,只有一句话是值得说的:“您是对的!而且永远是对的!”当然对的前提,您必须掌握实权。如果这样,那么,您昨天黑的是对的,今天白的也是对的,同时昨天黑也是对的,只要是您说过的就是对的。对与错是因为权贵的权势而变,而不是因别的而变,这就是这种制度下的“真理”标准,这是永远要记住的成功法宝。在专制体制下,干脏活,做恶心的事,说肉麻的话是难免的,而且有时把这看成是否忠诚与服从的重要标志,那是一种怎样的考验啊。但是,为了成功,只能如此。心里的安慰就是“忍受吧,我有一个崇高的目标。先拿到话语权再说,相信自己能够干得比别人好,干得不会那样令人恶心。”这是最好的心灵安慰剂。事实上经过那种进入圈子核心的拼命训练与打拼后,在奋力搏杀,终于杀出一条血路后,其实他也已经与别人没有什么不同了,甚至只有更加奴性、黑厚与凶残,才有可能打拼出来,才能在这个圈子里脱颖而出。在这样的圈子里要通过竞争杀出来,可不是件轻松容易的事情。只有准备把心肠变得更为冰冷坚硬与毒辣,才有可能打倒前面的人。

苏联几乎每届的克格勃总头目的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枪毙前任,要取得枪毙前任的资格,只有比前任更为手腕更为毒辣,计谋更为阴险才可能办得到。那种先取得话语权,再做良心事的设想,如果不是过于天真,就是过于老练了。世界上的事情是没有这样简单的。事实的结局只能是,你靠干脏活取得了话语资格,然后只有继续干脏活,甚至干更脏的活,才能够保住这个话语资格。因为,想通过干脏活而得到这个资格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们随时都在虎视眈眈,利用着你的一切言行上的不慎和软弱仁慈或者其他漏洞,随时都在找机会让你下台,甚至剥夺你的生命。在这种权力之网里,能够保持正义与良知的人不是没有,而是他们只能够算是漏网之鱼,而且也不可真正长期居于权力的核心位置。事实的经验是,一个人一旦坐到绞肉机上,要想多坐一段时间,只得不断地寻找可以替代自己的充当自己的绞肉的牺牲品,这是必须干脏活的原因。中国数千年来的各种不断的血腥斗争与宫廷政变无不是这样的绞肉机的牺牲品。一旦卷入了这个权力的圈子,只得不断地折腾起来,才能够保住自己的地位。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的原因正在这里。

个人的成功,在旧的专制体制下,必须充满奴性、利用奴性才能够得到。而奴性所对人性的压仰,必然要求寻找发泄的出口,也就是他被扭曲的人格与受到压仰的心理,必须在另一个出口寻找到出路。所以,所有的专制体制下的官场人物,都喜欢显摆威风,大摆排场,所有的权力都必然无限扩张,不仅仅是为了生活的欲望,只是为了一种心理补偿,一种压仰后的心理发泄。而此种情况下,个人的成功,往往是社会受害,他人受害。只有自由开放的公民社会,才可能从根本上消除人的奴性,消除官本位社会。个人保持思想与人格的独立,是公民社会里才有可能的。价值多元并列,社会自由开放,秩序由民主法治来决定。个人的成功与社会的成功才是吻合的。个人的兴旺与社会的发达才能够基本一致。个人的自由独立及社会和谐合作,及社会的法治秩序,才能够协调一致。社会的活力来自于个人的活力,而个人的活力来自于每个人的独立思考的权力与能力。而这一切都必须把公共权力约束在服务于公共事务之中。而利用民主法治来解决权力的天然过度膨胀与扩张的问题,是目前世界政治史上唯一取得了成功的途径与方法。除此之外还没有发现有其他门径。在一个法治社会,人对权贵的依附与驯服,人的奴性不是取得成功的前提与条件,而恰恰是这些东西构成人失败的原因。西方人即使找配偶,也是要找有思想智慧,有独立见解,有独立人格的人,他们不喜欢依附性很强的人,爱也只有建立在各自独立的人格与思想上才会有可能,否则一切都只是交易而已。但是,在一个专制社会里,人的独立思考能力,人的鲜明个性,人的创见及独立人格,这些都将构成个人命运的悲剧的原因。

在开放社会与封闭社会,性格都同样决定命运,只是他们不同的性格决定着各自不同的命运。独立自主的性格于一个自由开放社会来说是成功的必要条件,而对于一个专制封闭社会来说却常常是失败的悲剧根源。无知、愚昧、驯服、盲从、愚忠、缺乏远见等等在现代社会看来是非常消极的一种个性品质,却往往在一个封闭的等级专制社会里是个人得到升迁重用的必要条件。因为,在这里做事是次要的,而做人并且保住自己的既得位置,是最主要的。任何有远见,有抱负,有自己独立见解的人,不但难以成为工具,而且多少是有威胁力的。于社会有利的个性品质,于权力者来说可能就是威胁,就是灾难,也就是致命的弱点。封闭专制社会的用人之道,永远会把对权威者权贵者个人的忠诚看成是第一位的,而把他对社会的做事能力及社会正义感与道德勇气看成是次要的,必要的时候还会看成是可有可无的,甚至是负面的因素。因此,如果一个人在这样的社会里仍然保持自己的声音,那怕是非常微弱的声音,那怕是一个非常小的独立主张,都常常是犯大忌的。因此这里永远都是个人忠诚第一,做事能力与做事效率其次,社会正义最次。这个顺序在封闭专制社会是不会颠倒过来的。

所以,我们常常有一种错觉,在一种封闭专制社会下,个人的成功,也就是对社会的成功,其实未必,而且常常是相反的。个人目标与社会的目标常常是不一致的,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因此占据舞台的强势力量,常常就形成了打击异己,排挤忠良的力量。那些不愿意干脏活,而且希望保持自己立独思想与独立人格的人,那些拥有社会道义感的人,常常只有隐居于民间,居于边缘,以作独善其身之功。这个时候,民间往往蕴藏了巨大的学术思想能量与创造力活力,民间往往保持了一些正义与道义的火种。占据舞台的强势力量,只有在不断膨胀中自我爆炸,自我毁灭,这种无限扩张的力量才会结束(苏联的垮台与林彪的自我爆炸正是验证这种规则的典型),民间的道义力量与创造活力才能够真正得到解放。

 

2007-12-5

 

 

  • 上一篇文章: 道德沙尘暴与国民性问题──答《精品阅读》编辑部

  • 下一篇文章: 李鸿章是中国近代“背黑锅”冠军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致敬“中国氢弹之父”!他…[158]

  • 人生因积累而精彩[54]

  • 袁隆平被授予“共和国勋章…[62]

  •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孙家栋:…[59]

  • 孙家栋:星斗璀璨写传奇[57]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台湾人口负增长带来的警示…[7]

  • 九旬院士林皋:“还要向更…[8]

  • 钱煦:方向正确才能成功[6]

  • 杨石先:一辈子与“元素”…[5]

  • 刘秀梵:和动物疫情“赛跑…[4]

  •  
     相 关 文 章
  • 学习曼德拉精神[290]

  • 学术论文与随笔[1224]

  • 小学生的学习与科学家的发…[1315]

  • 教育竞争力的标准[966]

  • 靠做好事成功[1061]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  中华民族精神网
        站长:谢昭武 QQ:3148778231